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用户中心
© 2005-2017 梅清晰记得她下岗没多长时间丈夫便开始迟归了。刚开始几天里梅就坐在电视机前边看电视边等着丈夫,丈夫回来什么也不愿意多说匆忙洗漱倒头便睡,梅摇着他的肩膀问他为什么这么晚回来他就支支吾吾地说着单位有批急活加班。梅还想要同他说什么时候就听到他如雷般的酣声。很长一段时间里丈夫每天都回来很晚,有时还给她和孩子带回些烧鸡酱鹅等好吃的东西。情人节那天晚上丈夫还破例给她带回来了一枝玫瑰花,梅感动得落泪之余觉得这枝玫瑰花有些蹊跷,丈夫从来就没有给她买过玫瑰花不说她下岗以后,儿子又升入了初中本来就不太宽裕的日子,就更显得捉襟见肘他还会花钱买玫瑰花。梅把玫瑰花的事儿说给她的姐妹时,她的姐妹们提醒她是不是她的男人有了外遇,还说外面有了女人的男人良心发现都会对老婆好一些。梅又把丈夫晚归的事儿说给她们时她们就对梅的丈夫有外遇已经是确定无疑了。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